Top

西安第一批下沉社区的干部日记:做“大白”的一天

来源:华商网-华商报 时间:2021-12-29 19:42:59 编辑:方正 作者:任婷 版权声明

←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→

  作为西安市第一批下沉社区的市直机关干部,12月23日一早,西安市青少年宫艺术培训部部长潘婷婷到达岗位,她负责核酸检测检录工作,一天下来,她感触颇深,写了一篇日记。

  目前,潘婷婷仍然在社区下沉,每天连续工作15个小时,从第一天下来“感觉人废了”,到现在,她说“已经适应了”,并感到十分光荣。

  通过这次经历,她深深体验到了“大白”的辛苦,也体验到正是很多很多的“大白”在一线筑牢了战疫防线。

  做“大白”的第一天

  22日23:15接单位通知:我将作为第一批市直机关干部下沉社区,23日早上七点到岗,具体的工作安排稍后群里通知。不知道下沉社区让不让回家,已经躺在床上的我,爬起来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准备参加明天的战斗!

  我这人,心里搁不住事儿,这一夜,迷迷瞪瞪半梦半醒,时不时拿出手机看有没有收到工作安排,怕误事。

  灞桥高科社区,出发!

  我所在的组共5人,吴一旻主任是组长,带着于明老师、许晋老师、祁石老师和我。

  大白初体验

  到达灞桥高科社区,被告知工作内容是核酸检测检录,需要穿防护服。社区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防护服穿上后是密闭粘死的,一旦打开,防护服就废了,所以中间不能去卫生间。

  经过简单的培训,我们上岗了,一台电脑、一个扫码器,工作要求很明确:一个都不能错。我和祁石老师一组,吴一旻主任、于明和许晋在另一组。

  这会的我,满心的雄心壮志,浑身充满了力量,觉得我是一个超能量大白,虽然衣服穿太厚,我是圆滚滚、行动不方便,看着笨笨的大白。

  嗯,每天关注着疫情消息,终于可以做点啥了!这几天乖乖在家身上攒下的肉可以发挥能量啦!

  第一场检测从7:00开始,持续到下午3点多才结束。

  起初,看到社区群众排队低头玩手机不往前挪动的时候,我和祁大白是热情满满的召唤:“来来来,请往前动一动,过来登记了哈”“来这位大哥您请这边扫码!”“来来来,扫码扫码,安全扫码!”遇到不会操作的爷爷奶奶大爷大妈也是耐心的把他们从各种“扫一扫”的界面带回来,教他们打开一码通小程序,找到电子码。一遍一遍招呼着群众保持距离间隔,有序前进。

  连续工作6、7个小时后,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体力的流失,再看那看不到头的队伍,内心已经开始有些烦躁了。

  按照规定时间,这一场检测将于14:30结束。14:30的时候,仍有一些前来排队的人。我们不想放弃这些最后赶来的群众,但下一个小区的群众已经在排队等待了,只能让社区同志和其他护士先转战准备,留下一台电脑、一个护士和我们几个继续检测。没想到,转瞬间,队伍就越排越长,但物资已经转运到下一个小区,检测棉签很快就用完了,我们也只能收工。这时候后面没能做上检测的人群里,有人嘟囔有人喊叫“都排队了还不给做!”……

  默默的脱下防护服,时间紧迫,我们需要奔到下一个小区继续投入战斗。

  心里,莫名的有些难过。疫情这么严重,还有人不规范戴口罩、还有不在意聚集的、还有要吵架的……近期频繁的核酸检测,依然会有人举着各种扫一扫,依然还有人没有码……防护服从穿到脱,8个多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。脱下来的那个瞬间,我不喜欢这个“大白”了。不是因为累,内心的感受五味杂陈。人再长大,内心总还是想任性的。人越长大,越明白,无论怎样都是不能任性的。

  吴主任的一个住在这个小区的朋友给她送来一些吃的,主任把面包都分给了我们,她自己就没吃啥。这八个多小时,主任和我们一样,穿着防护服,一直操作着核酸检录系统。她没说一句累没有一个字的抱怨,还给我们鼓劲打气。有时候,仅仅是因为带着往前走的那个人,就无怨无悔了。

  我不喜欢当“大白”!

  一片面包之后,准备上岗,虽然一直没有喝水,还是去了厕所。

  变身“大白”!15:50,开始第二场,加油!

  还是一样的工种,来吧!我现在很擅长!我可以坐着登记我还可以站着登记!我在心里花样让自己开心,保持清醒,生怕有任何错漏。

  渐渐的,话越来越少,对正在排队的队伍也没有了花式召唤,能少说一个字是一个字,声音也开始劈叉了,“排好队!”“一米间距!”“手机亮度最高!”……对那些拿着身份证不想办理纸质码的群众,伸手一指“去那”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解释为什么要去那了。对不会操作的大爷大妈还有各种扫一扫,也实在没有力气耐心讲解了,啪啪按两泵“手消”直接上手操作。旁边的大喇叭,一遍一遍的播放着“扫码报名字!扫码报名字!”但是还是很少有人报名字,还是需要一个一个的大声喊着问“你叫啥?”……

  来了一个带着一个四岁小姑娘的妈妈,她说“我孩子才四岁,不需要做核酸,又不会被传染”。终于,在这些种种的无奈中,就着大喇叭的“扫码报名字”落下泪来。此刻的我是那么无奈又那

  么委屈,当大白太难了!不说什么冒着生命危险吧,确实是在报名下沉社区的时候,每一名志愿者都是义无反顾的。

  忽然,一阵眩晕,我心里暗暗骂了一句颈椎,紧接着胃里翻江倒海,我一把拉过旁边正在修电脑的社区工作人员,快速到后面没人的空地,吐了。吐完我发现自己竟然满脸是泪,那就顺势吧,刚好旁边没人,我背对着后面的人群,蹲地上开始呜呜哭。正哭着,想起没有口袋,没有纸擦眼泪。算了,口罩戴好,面屏往下一拉,又回到我的岗位上。脸上也分不清鼻涕眼泪的,就那么肆意的流着。

  看看一起坚守的战友们,都在坚持,一个个都在硬抗。吴主任全程没有休息,我中间还几次站起来扭一扭,偶尔的转头看她,就没见她动过。

  看了一眼时间19:12,我问了正在扫码的姑娘,“姑娘,队伍还长吗?”姑娘很为难的说,“还看不到头,应该很长……”我现在是一个泄了气的大白了……感觉排队的队伍好像无限循环,仿佛正在扫码的这些名字我都见过……

  满血归来的大白坐着睡着了

  19:30左右,团市委书记徐辉和办公室主任郭凯到检测点来看望我们,听说我们没吃晚饭也一直没有休息,把吴主任和我们从岗位上叫下来,逼着我们脱下防护服吃晚饭。书记说,吃饭不要坐在风口上。徐书记和郭主任给我们每人手上端了一杯热水。徐书记给我们送来N95 ,说郭主任正在想办法抢购暖宝宝。徐书记走的时候再三叮嘱我们,一定要好好吃饭。

  短暂的休息后,吴主任又带着我们第三次穿上防护服。我“潘大白”满血归来啦!

  换下正在岗上的社区小伙,又开始一遍一遍的喊着问:“你叫啥!”

  快半夜十一点的时候,“祁大白”的电脑不灵了,他过来把我赶走,让我休息,可他一整天都没有休息。

  一站起来,尴尬的腰不会动了。不敢吭声,怕我的大白战友们担心,悄悄的晃到旁边花台上坐下,慢慢的摇摇晃晃,想轻轻活动活动我这掉链子的老腰,然后……忽然一个巴掌拍我身上,“你不能在这睡着!”尴尬了,满血归来的大白坐着就睡着了!哈哈哈哈……

  这个小区的检测终于在23:00的时候完成了。

  连续16个小时全身心的投入工作,脱下防护服在复杂的消杀之后,发现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摘下手套,手已经不是手了,虽然戴着手套,一天无数次的酒精手消,木了。说不上是皮坏了还是肿了,反正就是很丑了。

  那会书记来的时候问我们,冷不冷,我说不冷,这会才反应过来,其实是早都冻木了,只是忙着的时候不自知罢了。

  灞桥高科社区有近两万居民,这16个小时,社区和我们差不多二十几人的团队完成了一万四五千人的检测检录。

  这个“大白”真不好当,但是,真的是无怨无悔!

  明天,我又要去做“大白”。我亲爱的朋友们,在这里,也发出一个小小的倡议:无论你在哪,都请好好排队,按要求配合扫码,为“大白”节省一些力气,请善待每一个“大白”。毕竟现在全市的“大白”还不够用,不能让一个“大白”倒下。如果你有能力,也希望你可以加入到“大白”的队伍,我们一起努力,共克时艰,我们的城,我们一起守护!

  华商报记者 任婷



来源:华商网-华商报

相关热词搜索: 下沉 社区 大白

Top 岳母黄色小说系列